新闻媒体

年味

2019-02-21 14:41:15 作者:杨娟 来源:中材湘潭
    期盼已久的春节假期一天天临近,耳朵开始能捕捉到一些零星的鞭炮声,那是已放假的孩童给出的最早的年味。我们开始有些迫不及待的躁动与小兴奋,微信里,电话中,开始联络商讨假期中的各种聚会。不管时事如何变迁,过年,仍是我们中华大地一年中的重头戏。
    儿时的过年,从腊月二十三就开始了,而大山脚下的外婆家则永远是我们的主场。这是富有仪式感的一天:扫积尘、祭灶神、做斋饭……大人们早早起来开始忙碌,而作为孩童的我们,那日饭桌上虽不见荤腥,但蒸笼里热气腾腾的各色糕点,开始打开了使我们雀跃的味蕾的享受。在傍晚时分,外公会在灶台、粮仓和屋外的果树上,贴上一张写有“司命大人在此”的红色纸条,以祈祷来年的平安与丰收。
    二十四日是南方的小年,外婆告诉我们:“小年”,即小朋友过年,在那一天,我们享有可以指定美食和尽情玩各色花炮的特权,但绝不能与小伙伴吵架或是哭鼻子,不然来年一整年都会吵架或哭鼻子。那一天,我们都是特友好的一群小伙伴,断是不敢破了此禁戒的。厨房从这天开始预备各种过年的菜品。印象最深的是外公做的酥肉团,外酥里嫩,我们往往等不到上桌,从油锅里捞上来就迫不及待地品尝起来。
    在我们掰着指头算日子的时间里,年三十终于到了。连续几天的忙碌,换来了团圆饭桌上热气腾腾的满桌佳肴。温暖的灯光下,热闹的饭桌旁,大人们举杯尽欢,孩子们欢欣雀跃。饭后围坐在火炉旁,电视里精彩纷呈的春晚吸引了大人们的目光。而孩子们在这个时间里是坐不住的,早在外面玩起了烟花。待到夜色渐浓,我们翘首以盼的压岁钱终于开始发放了。红包里的压岁钱对还是孩童的我们来说并无多么具体的意义,真正享受的是那份来自长辈们宠爱与祝福。
    如今,年三十守着春晚,给压岁钱的人换成了我们,而我们的孩子们也因为环保没法尽情享受烟花燃放的乐趣,过年也似乎简单了很多。超市里琳琅满目的食物让我们省去了早早张罗的辛劳,曾经的旧俗也渐渐消失在生活里,我们不免感叹年味渐淡。但我们细细体会,也许它只是换了一种方式而已,如今的年味已变成了节前父母对我们归来的早早期盼,年后离家那被塞得满满的后备箱里的乡情。亲情与爱,是永远不会褪色的最醇厚的年味!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