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媒体

我的家乡

2019-01-28 19:37:38 作者:吴有元 来源:澳门威斯尼斯人网址
    我出生于南方的一个偏僻小镇,我的家乡四面环山,从我家向远处眺望,一座座山连绵起伏,蜿蜒千里,在夕阳的映衬下,熠熠生辉,像东方的一条巨龙盘曲着,龙鳞被照的闪闪发光,我们的生活被巨龙守护着,所以感觉很心安!
    记得我小的时候,我望着远处的山常常出神,觉得大山高不可攀,如此雄壮,我经常会缠着我爸爸能够带我去爬一次。可是在农村里,没有多余的时间去消费一天的时光,爬一座山!
    俗话说靠山吃山 靠水吃水,家乡的农作物以玉米,水稻,花生为主,典型的南方农业,一茬接着一茬,如同传宗接代般一茬跟不上就要受穷遭难。所以农民大多都在田地里劳作,日出而作日落而息。一刻也不敢怠慢了庄稼,施肥、浇灌,田地里没有一件事是轻松的,容易的,它穿越了千年,越过沧桑,被劳动人民传承着,发展着,父辈把这古老的技术然后交给子孙后代。  
    我的家乡四季分明,红的红、绿的绿,春天百花盛开、草长莺飞,万物复苏,时常和一些小伙伴在田野里奔跑嬉戏,追逐着飞舞的蝴蝶,不知疲倦地直到夜幕时分大人呼唤着才回家去。夏天便是水里的季节,当时根本没有游泳池的概念,只是去一些不知是多少年前就有的湖泊里,水真是清澈,把头埋在水里经常会看到一些小鱼成群结队的四下逃窜,好不快乐,而我们不知不觉就学会了潜泳、蛙泳各种游泳姿势,等到身体被水泡的发白才上岸恋恋不舍的回家。还没有过瘾秋天就悄无声息地来了,家乡的秋天来的很快,凉的也很快,秋收后的田野里一片寂静,夹杂着一些夜风,难眠会有些萧索枯寂之感,天黑的也早,玩伴也早早的就分离了。冬天降临了,万物休眠,庄稼人终于可以暂时地休养生息了,偶尔下点雪,小孩子却一刻不闲着,聚在一起堆雪人、打雪仗,天真的笑容洋溢在脸上,那是一种真正的满足和喜悦。
    我从大山中走出去,虽不懂田地里的技能,但农民的根永远也不会改变,家乡是我灵魂的寄托,幸福的港湾,让我骄傲和自豪。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